国台办:在WHO涉台问题上 必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处理


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这种病毒在环境中的稳定性。因为它是一种包膜病毒,人们认为它很脆弱,对表面温度或湿度特别敏感。但从美国和中国的研究结果来看,病毒似乎在某些表面上非常抗破坏。它可能能在许多环境中生存,这个我们需要有科学的答案。

美国《科学》杂志当地时间3月27日刊登了其对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采访。《科学》杂志(Science)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为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

这篇采访历时数天,经过文字、语音邮件以及电话采访的方式完成。采访中,高福院士分享了中国的防疫经验,并指出,美国与欧洲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人们不戴口罩”。

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

这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很好的猜测。中国将病毒序列报告给了世卫组织,我觉得官方分享病毒序列的时间和这篇报道刊登的时间可能只有几小时之差。我觉得不会超过一天。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工作就像个侦探,从一开始,每个人都认为海鲜市场是起源地。现在,我认为市场可能是起源的地方,也可能是病毒被扩大传播的地方。这是一个科学问题。有两种可能性。

你必须有理解和共识。为此,你需要非常强有力的地方和国家领导。你需要一个管理人和协调员与公众密切合作。管理者需要知道谁是密切接触者,谁是疑似病例。社区的管理者必须非常警惕。他们是关键。

问:直到1月20日,中国科学家才正式表示,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存在人传人。你觉得,为什么中国的流行病学家很难发现它是人传人的?

问:但后来一个公共的病毒序列数据库显示,中国研究人员于1月5日提交了第一个病毒序列。所以至少有3天时间,你肯定知道有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这个问题现在不会改变疫情的进程,但说实话,对疫情的公开报道受阻了吗。

我们绝对还没有群体免疫。但我们正在等待抗体测试的更确切结果,它能告诉我们有多少人真正被感染了。